• 沈梦辰生日发惊艳大片为自己庆生 杜海涛称其“小乖乖”送生日祝福 2019-06-05
  • 挪用900万公款买网红主播一笑,直播平台还有多少“脏钱” 2019-06-05
  •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,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-06-02
  • 【理上网来·辉煌十九大】陈须隆:两个“构建”相辅相成 指明中国外交方向 2019-06-02
  • 既然美国要打,我们当然也只能奉陪到底!可是新中国的历史证明中国总是越战越强的! 2019-05-20
  • 走近土掌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20
  • 【专题】气象防灾减灾 我们在行动 2019-05-09
  • 北京市北京荣祥月达综合店【在线咨询】 2019-05-05
  • 为什么说一直辛苦劳作的农民没有富起来?而不说一直勤劳的农民没有富起来? 2019-05-05
  • 视频--浙江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19
  • 国家统计局:5月份能源生产总体平稳 2019-04-12
  • 国务院印发通知:不得强行要求进城农民放弃土地承包权 2019-04-07
  • 宜昌朝天吼景区举行国际龙舟漂流大赛 2019-03-30
  • 中国算是世界杯中最能长期保持着稳定成绩的一个了。 2019-03-29
  • 蒋雯丽抛下明星包袱 带动学生模仿解放天性 2019-03-28
  •     热门推荐:、 、 、 、 、 、 、

        叶青羽看了一眼,这不是老大夫李时珍吗?

        当日收回叶府的时候,请来治疗秦兰的那位大夫,叶青羽印象很深刻,没想到今天又见到了,还真是有缘。

        “伤员在哪里?”

        李时珍显然是跑的有点儿急了,进来之后站在原地休息了几息时间,喘了几口气,气终于顺了一些,抹了一把汗,看了一眼那六个躺在地上直哼哼的陷阵营士兵,并不如何惊讶,面色平静地问道。

        唐三连忙过去,招呼了一声,将他带到了躺在担架上的王英跟前。

        羊角辫小丫头抱着药箱,吭哧吭哧地跟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叶青羽静坐在风雪中的台阶上。

        唐三又过来,在叶青羽的耳边,低声地介绍着那孙玉虎的来历。

        原来那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,是城主府主簿刘元昌的侄子,和已经死在叶青羽手中的刘泪,曾经在城中为非作歹,仗势欺人,小到欺男霸女,大到杀人放火,都做过不少,被城中人称之为‘一狼一狈’,伤天害理的事情没少做。

        后来刘泪死于叶青羽之手,主簿刘元昌失去独子,悲恸之下,将孙玉虎过继到了府中,视若己出,更加宠爱,孙玉虎也因此越发骄纵,成为了城中的一害。

        这几日,孙玉虎也不知道怎么的,来到了城北,和城北兵主府的几个将军勾结在了一起,到处惹是生非,今天不知道吹什么风,就找上了听涛轩。

        叶青羽听完,也没有说话。

        他抓过一坛酒,拔开坛盖,一股酒香扑面而来,运转内元轻轻一吸,碧绿色的美酒化作一道水箭,从酒坛里面飞出来,落入了他的口中,顿时空气里面酒香四溢。

        唐三派人买来的是好酒。

        叶青羽狠狠地喝了一大口。

        辛辣的液体进入体内,只觉得胸膛里**辣的,像是一张口就能喷出火来。

        这个时候,外面有传来了一阵极为整齐的脚步声。

        踏踏踏踏!

        一波接着一波的脚步声,如整齐的鼓点一般,极有节奏,地面似乎都在轻轻震荡,仿佛是有什么恐怖巨兽从远处奔腾而来一样,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甚至都能听到铠甲摩擦之声,一种凌厉的气息迎面而来。

        空气之中,骤然弥漫着紧张的气氛。

        唐三脸上也禁不住出现了紧张之色。

        留下来的林天和另外两个同伴,只觉得喉咙干涩,腿肚子都开始转筋了。

        不用猜都知道,这是孙玉虎带人来报复了,而且很有可能带的是陷阵营的精锐士兵,这可是真正的杀戮机器,和普通的佣兵帮派什么的不同,军队机器一旦运转起来,可以碾压一切。

        很快,洪水般的脚步声在大门外停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柳木黑色大门直接被轰爆,木屑乱飞。

        一排整齐的长枪在木屑的掩护下,缓缓逼近,后面是握着长枪的士兵,红色铠甲,红色面具,圆孔中露出的眸光冰冷无穷,没有丝毫波动,仿佛是冰冷的机器一样,士兵们一手握枪,一手圆盾,排着整齐的队伍,缓缓推进时,如同一面赤红色的城墙一样,缓慢而又不可阻挡地碾压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铁血煞气,扑面而来。

        唐三额头上汗珠子一下子就沁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叶青羽却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。

        他张口一吸。

        酒坛中的美酒,又化作一道碧绿色的水箭,涌入到了他的口中。

        这一口气,直接吸了半坛酒。

        “这样喝酒,很伤身体,还浪费酒?!币桓錾舸优员叽?,却是白发苍苍的李时珍,观察完了王英的伤情,处理了一下伤口,然后做到了台阶上,对叶青羽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伤势如何?”叶青羽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已经看过了,什么情况,你应该很清楚?!崩钍闭湟∫⊥?,道:“五脏俱伤,回天无力,你虽然用内元帮他续了一口气,但撑不过三天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连您也救不了他吗?”叶青羽叹息。

        “药医不死病,佛渡有缘人?!崩钍闭涓ё虐咨ば?,道:“大夫治病,也是如此,生机断绝的人,老夫也无能为力啊,我只能让青青帮他简单处理一下,保证他在这三天时间里,不痛不死?!?br />
        叶青羽点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倒是面对凶神恶煞的陷阵营士兵,这位老大夫一点儿都没有露出惧色,反倒是谈笑自若,让叶青羽不禁对他高看几分,这个李大夫的确是有几分鹤发童颜世外高人的风采。

        锵锵锵锵!

        长枪敲打在盾牌上,金属交鸣的声音,令人心悸。

        最前面的三排长枪兵移动,中间露出一道一人可过的缝隙,换了一身锁子甲的孙玉虎,旁边跟着一位身高超过两米的彪形壮汉,一身黑铁铠甲,犹如铁塔一般,浑身煞气缭绕,如一尊巨灵神般一步一步走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这黑塔壮汉一出现,场面顿时充满了压迫力。

        “就是他,就是那个小杂碎,杀了我们陷阵营的人……”孙玉虎尖着嗓子,老远就指着叶青羽吼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黑塔壮汉冷冷地看了一眼叶青羽,又看了看那几个躺在地上挣扎着起不来的陷阵营士兵,轻轻摆了摆手。

        有长枪兵过来,将这五六个陷阵营士兵扶起来直接拖走。

        黑塔壮汉掌心一展,一条黑色寒铁锁链出现在手中。

        这锁链长约三米多,盘在壮汉的手中,如黑色蟒蛇一般,链身多处还带着斑斑血迹,已经干涸,链子的两头,各连着两个锐利的倒钩,如毒蛇吐出来的信子一般,看着就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      咣当!

        黑塔壮汉将锁链扔到了叶青羽的脚下。

        “自己动手,用这锁魂铁链,反穿了琵琶骨,缚住双手,跟我去陷阵营吧?!焙谒澈罕涞幕坝锵袷窃诮行幸谎?,顿了顿,又冷冷地笑道:“不要心存侥幸,你乖乖地跟我走,我就放过你的亲人朋友,胆敢反抗,夷平九族?!?br />
        暴怒的杀气,顿时弥漫虚空。

        叶青羽又狠狠地吸了一口美酒,笑了笑,掌心凌空一吸,黑色铁链被他吸在了手中,掌心婆娑着抚摸了几下,摇头道:“什么破玩意儿,也拿出来吓唬人……”

        他双手团住那锁链,也不见如何用力,就将这可怕的寒铁锁链,捏成了一坨废铁,就像是手艺人捏面团一样,轻松至极,然后随手扔到台阶上,咣当一声,震得所有人心中都突突突地狂跳不止。

        黑塔壮汉面色剧变,豹目之中,精芒爆溢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时候,帝国的精锐镇国之兵,竟然变成了贵族私人豢养的走狗,一些阿猫阿狗的角色,都可以随意调动,变成打手了?”叶青羽斜倚在台阶上,抱着酒坛,一字一句地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这小杂种,你嚣张什么,在张横将军面前,还敢这样不知死活,”孙玉虎躲在黑塔壮汉的身边,跳着脚,指着叶青羽,大骂起来:“我告诉你,你今天死定了,等将你拿到陷阵营,老子一定要好好消遣消遣你,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!”

        “刘元昌真是个蠢货,死了一个惹祸精儿子,居然收了你这样的惹祸精当养子?!币肚嘤鸱词忠蛔?。

        一名陷阵营长枪兵惊呼一声,手中的赤红长枪再也握不住,脱手飞出。

        叶青羽反手握住长枪,看也不看,随手掷出。

        长枪划出一道长长的抛物线,速度不快,朝着孙玉虎射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孙玉虎一惊,本能地往后退,不过旋即意识到,自己此时在陷阵营士兵的重重?;ぶ?,身边的黑塔将军张横,又是武道高手,根本没有必要害怕,这软绵绵的一枪,根本不可能伤到自己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孙玉虎非但不退,反而示威性地进了一步。

        黑塔将军张横冷哼了一声,反手朝着射过来的长枪抓去。

        他心中已经有点儿捉摸不定叶青羽的来历了。

        随手像是捏面条一样捏掉寒铁锁链,只能说明这个少年实力很强,这没有什么威慑力,因为实力强的人,张横见的多了,就算是不敌,他也不怕,因为他张横身后站着的不仅仅是陷阵营,还有整个鹿鸣郡城的驻军,但现在这个少年,却开口就敢嘲讽城主府主簿刘元昌,这就能说明跟多问题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张横已经有点儿后悔,为了巴结刘元昌,而带人来帮孙玉虎找回场子了。

    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,孙玉虎有危险,他也不能不管。

        反手抓出,手掌已经触摸到了长枪冰冷的枪身。

        张横对自己的力量很有信心。

        他已经盘算着,破解掉少年这一枪之后,该如何化解眼前的局面,但就在这个时候,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,赤红色枪身突然急骤地旋转了起来,其内一股强横的力量猛然爆发,瞬间就震开了他的手掌。

        “糟糕!”

        张横在心里大叫一声。

        下一瞬间——

  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就看孙玉虎惊恐万状地瞪大了眼睛,赤红色长枪洞穿了他的左肩,巨大的惯性力量,带着他朝后撞去,连续撞飞了好几个陷阵营的士兵,长枪最终轰地一声,钉在了十米外的土墙上。I1387
  • 沈梦辰生日发惊艳大片为自己庆生 杜海涛称其“小乖乖”送生日祝福 2019-06-05
  • 挪用900万公款买网红主播一笑,直播平台还有多少“脏钱” 2019-06-05
  •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,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-06-02
  • 【理上网来·辉煌十九大】陈须隆:两个“构建”相辅相成 指明中国外交方向 2019-06-02
  • 既然美国要打,我们当然也只能奉陪到底!可是新中国的历史证明中国总是越战越强的! 2019-05-20
  • 走近土掌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20
  • 【专题】气象防灾减灾 我们在行动 2019-05-09
  • 北京市北京荣祥月达综合店【在线咨询】 2019-05-05
  • 为什么说一直辛苦劳作的农民没有富起来?而不说一直勤劳的农民没有富起来? 2019-05-05
  • 视频--浙江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19
  • 国家统计局:5月份能源生产总体平稳 2019-04-12
  • 国务院印发通知:不得强行要求进城农民放弃土地承包权 2019-04-07
  • 宜昌朝天吼景区举行国际龙舟漂流大赛 2019-03-30
  • 中国算是世界杯中最能长期保持着稳定成绩的一个了。 2019-03-29
  • 蒋雯丽抛下明星包袱 带动学生模仿解放天性 2019-03-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