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沈梦辰生日发惊艳大片为自己庆生 杜海涛称其“小乖乖”送生日祝福 2019-06-05
  • 挪用900万公款买网红主播一笑,直播平台还有多少“脏钱” 2019-06-05
  •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,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-06-02
  • 【理上网来·辉煌十九大】陈须隆:两个“构建”相辅相成 指明中国外交方向 2019-06-02
  • 既然美国要打,我们当然也只能奉陪到底!可是新中国的历史证明中国总是越战越强的! 2019-05-20
  • 走近土掌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20
  • 【专题】气象防灾减灾 我们在行动 2019-05-09
  • 北京市北京荣祥月达综合店【在线咨询】 2019-05-05
  • 为什么说一直辛苦劳作的农民没有富起来?而不说一直勤劳的农民没有富起来? 2019-05-05
  • 视频--浙江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19
  • 国家统计局:5月份能源生产总体平稳 2019-04-12
  • 国务院印发通知:不得强行要求进城农民放弃土地承包权 2019-04-07
  • 宜昌朝天吼景区举行国际龙舟漂流大赛 2019-03-30
  • 中国算是世界杯中最能长期保持着稳定成绩的一个了。 2019-03-29
  • 蒋雯丽抛下明星包袱 带动学生模仿解放天性 2019-03-28
  •     这件事情,我们后来也曾查过,但是根本没有任何的线索?!蔽峦硪涣忱⑸?,道:“那袭杀来的无声无息,明显是处心积虑准备了很长的时间,当日,我亲眼看到一缕银芒,从妖兽群之中爆射出来,还有黑色的人影,宛如幽灵,瞬间出现,包围了叶大哥和莹莹,等我支援到旁边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!”

        “银芒?黑影?”

        叶青羽握紧了拳头。

        他的脑海之中,仿佛是浮现出了当日父母罹难的画面。

        银芒毫无疑问就是那诡谲小剑了,而黑影……自己今天并没有遇到,显然是要比小剑更加可怕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妖兽潮爆发,这其中到底应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?

        “爹,娘,孩儿已经触摸到了当年的一些事情了,你们在地下安息吧,我发过誓,当年在城头上发生的一切,一定会调查清楚的,不管当年的凶手是什么样的存在,我也一定会让他们血债血偿!”

        叶青羽原本是想要来到目的,开棺验尸,对比一下父亲额头的那枚小剑和自己今日捕到的小剑,是否一致——当然父亲下葬的时候,有人安排,叶青羽无法做主,他隐约记得,父母的尸骸都未曾动过,据说是按照父亲的遗愿,身上的凶器,都埋入了地下。

        但既然温晚说了这些隐秘,那就没有必要再打扰父母在九泉之下的安宁了。

        不用再验证,叶青羽已经可以确定,两枚小剑,一定是一模一样的。

        “我准备去一趟鹿鸣山?!?br />
        叶青羽沉默了许久,再度开口。

        温晚和孔空,似乎是早就知道他会有这样的打算,并不感到如何意外,毕竟妖兽潮毫无征兆地从鹿鸣山中爆发出来,时隔五年,一切似乎是和昔日一模一样,如果说这其中有什么惊人的秘密的话,那这个秘密或许就隐藏在妖兽潮爆发的源头——鹿鸣山之中。

        这一次,千万不能像是上次一样。

        五年之前,所有人都等到兽潮消失才进入鹿鸣山中勘察,结果一无所获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陪你一起去?!蔽峦砜诘?。

        叶青羽摇了摇头:“兽潮突然爆发,山中必有诡秘,你和孔院长两人,还是留在城中协助守城吧,毕竟如今的鹿鸣郡城之中,还有无数我人族子民呢,单靠城主府和四大兵主府的力量,只怕是不够,援军也不一定能够及时到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可是山中情况如何,大家都不清楚,万一有危险……”孔空有些不放心地道。

        叶青羽笑了笑,道:“无妨,我若要走,没有什么能够拦住我,当初一代凶人燕不回都奈何不得我,我自然有保命的手段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倒也是?!蔽峦砣粲兴嫉氐愕阃罚骸八胶萌瞬怀っ?,祸害遗千年,这小子心狠手辣,杀人无数,算得上是大大的祸害了,哪回那么轻易挂掉?!?br />
        叶青羽黑着脸看了他一眼,咬了咬牙,道:“算了,我就当你是在夸我?!?br />
        孔空想了想,又道:“这样吧,你带着小九一起去,也许会碰上用场?!?br />
        叶青羽下意识地想要拒绝,这呆狗总是各种不靠谱,有的时候还会坑自己一把,谁知道到时候会出现什么状况,但他又突然想起了,今日在城外阻拦妖兽潮的时候,妖兽群遇到呆狗小九,都会如避蛇蝎一般地躲避,似乎是极为害怕这呆狗……

        叶青羽心中一动。

        “恩,也好?!彼邮芰丝卓盏慕ㄒ?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妖兽群攻城的消息,在整个鹿鸣郡城之中扩散了开来。

        城中顿时一片人心惶惶。

        原本人流如织极为热闹的大街小巷,此时都没有了人影,家家户户都是紧闭着远门,都躲了起来,城主府派出了巡逻队,在各处巡逻,同时城中的贵族大户府中的护卫私兵们,也被临时征兆,协助守城。

        白鹿学院中的教习和学生之中的高手,也都参与到了守城之中。

        城主秦瀛将指挥部设置在了西城门敌楼,所有的训令都是源源不断地从这边传出去。

        作为统治了鹿鸣郡城数十年的土皇帝,秦瀛在这个时候,展现出了他巨大的能量和手段,不管对于这个人感官如何,所有人都得承认,秦瀛的确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大贵族,不论是在治民还是治军,不论是和平还是战时,他都完全有资格成为一名智慧光。

        鹿鸣郡城在秦瀛有条不紊的指挥之下,暂时稳如磐石。

        一直到夜幕降临,鹿鸣郡城各城门的防线,都没有出现丝毫的破绽。

        但对于城中的人族子民来说,却绝对是宛如活在噩梦之中一样。

        源源不断的恐怖兽潮不断地用身躯撞击着城墙,地面在震颤,疯狂嗜血的妖兽一个踩着一个,像是肉山一样堆积了起来,很快就可以触及到了城头,如果不是【厚土琉璃千千结】阵法守护,兽群仅仅用叠罗汉这种方式,就可以轻松地越过高达七十米的城墙,进入郡城之中。

        在兽群的疯狂堆叠之下,它们越过了城墙,攀爬在橘黄色的阵法光纹上,从城内地面上看去,它们就像是攀爬在虚空之中一样,无数疯狂狰狞丑陋凶恶的妖兽,隔着琉璃阵法在天空之中蠕动,逐渐遮蔽了天空。

        它们用自己爪牙、鳞甲、犄角、身躯疯狂地撞击着【厚土琉璃千千结】阵法的光膜,虽然如蚁群撼大叔一样,但站在自家院落里张望的人们,心始终是悬着的,生怕阵法被撞破,然后这些恐怖的妖兽,如同下雨一样落尽城中。

    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将会是一场灭顶之灾。

        随着时间流逝,整个鹿鸣郡城的天空,都被疯狂的妖兽群给笼罩了。

        阳光被隔绝,整个城中都陷入了无尽的黑暗,昼夜不分。

        而守城高手和军士们,需要做的,就是每隔一段时间,将那些攀附在阵法光膜上的妖兽轰击下去,以减轻【厚土琉璃千千结】阵法所承受的压力,减少阵法运转时候的能量损耗。

        天空之上。

        【亮剑号】也会时而以符文巨炮轰击城市边缘的兽群,帮助守军。

        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妖兽群之中,已经开始出现可以飞行的妖兽,成群结队遮天蔽日,宛如黑色逆潮一般,【亮剑号】只能持续升空,保持在飞行妖兽的飞行高度以上,以免被围攻。

        这种妖兽群源源不断无边无垠的恐怖感觉,没有经历过的人,根本无法想象那样令人心悸的场面。

        蝼蚁聚集成军,都可以咬死上古魔象。

        一旦城破,如叶青羽这样的高手,或许可以生还。

        但是其他普通强者,估计都要被可怕的兽群活活消耗咬死。

        每个人的心,都提心吊胆地悬着。

        以这样的局势,如果帝**方的援军不到,持续下去,郡城地下的能量和城中的资源迟早会被耗尽,城池迟早都会被攻破。

        “尽人事,听天明吧?!?br />
        秦瀛对身边亲密的人,这么说道。

        据说城中已经有一些大贵族,开始暗暗准备传动阵法,要离开鹿鸣郡城了。

        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叶青羽带着呆狗小九,出现在了西城门敌楼。

        “秦城主,我准备前往鹿鸣山中一探,也许可以发现一些什么?!币肚嘤鹄吹搅顺侵髑劐砬?,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,道:“妖兽群无缘无故地出现,一定是鹿鸣山中,发生了什么变异,如果可以从根源上解决的话,也许能够掐断兽潮后续,否则,这样死守下去,终究难逃城灭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山中太危险……”秦瀛眸中闪过一丝异色,试着劝阻。

        叶青羽笑了笑:“无妨,我自有把握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”秦瀛点了点头,没有进一步劝阻,道:“只能预祝侯爷此行顺利了,这是我身边高手有限,人手不足,无法派遣军士协助侯爷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一人就可以,无需协助?!?br />
        很快,在秦瀛的安排之下,当攀附在阵法光膜上的兽群再一次被轰塌的时候,【厚土琉璃千千结】阵法微微露出一个缺口,叶青羽借机一飞冲天,化作一道流光,出了鹿鸣郡城,身影一闪,消失不见。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不会是找了个借口逃了吧?”

        旁边有人低低地嘀咕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“放肆!”秦瀛回头,凌厉的目光落在了那军官的脸上,呵斥道:“叶侯爷何等英雄人物,怎么会弃城而逃?再说了,以叶侯爷的身份,并没有义务留在城中……谁再敢说这种话,严惩不饶?!?br />
        周围人都噤若寒蝉,不敢再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可是秦城主这话,仔细一听,隐隐之中似乎又是在暗示着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天……”

        冲出鹿鸣郡城的瞬间,叶青羽神色震惊。

        兽群已经多到了难以形容的程度。

        仿佛真的是潮水一般,黑色的逆流从远处鹿鸣山之中奔腾出来,宛如汪洋一般,彻底把整个鹿鸣郡城都淹没了,而且更加怪异的是,兽群明显是冲着城市而来,缭绕在郡城的周围,而在郡城以南十里之外,竟是没有丝毫兽潮的痕迹。
  • 沈梦辰生日发惊艳大片为自己庆生 杜海涛称其“小乖乖”送生日祝福 2019-06-05
  • 挪用900万公款买网红主播一笑,直播平台还有多少“脏钱” 2019-06-05
  •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,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-06-02
  • 【理上网来·辉煌十九大】陈须隆:两个“构建”相辅相成 指明中国外交方向 2019-06-02
  • 既然美国要打,我们当然也只能奉陪到底!可是新中国的历史证明中国总是越战越强的! 2019-05-20
  • 走近土掌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20
  • 【专题】气象防灾减灾 我们在行动 2019-05-09
  • 北京市北京荣祥月达综合店【在线咨询】 2019-05-05
  • 为什么说一直辛苦劳作的农民没有富起来?而不说一直勤劳的农民没有富起来? 2019-05-05
  • 视频--浙江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19
  • 国家统计局:5月份能源生产总体平稳 2019-04-12
  • 国务院印发通知:不得强行要求进城农民放弃土地承包权 2019-04-07
  • 宜昌朝天吼景区举行国际龙舟漂流大赛 2019-03-30
  • 中国算是世界杯中最能长期保持着稳定成绩的一个了。 2019-03-29
  • 蒋雯丽抛下明星包袱 带动学生模仿解放天性 2019-03-28